太阳集团城娱8722

ABOUT GREEPI
关于归派

从休闲农业看乡村振兴的浙江模式

发布时间:2022-02-21

 

2021年6月10日,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》发布,支持鼓励浙江先行探索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。这是国家赋予浙江的使命,也是对浙江40多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的肯定。


共同富裕的关键在于乡村,在于缩小城乡差距。毫无疑问,浙江的乡村振兴走在了全国的前列,因此“具备开展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基础和优势”。事实上,去年10月浙江就发布了“浙江乡村振兴十大模式”,包括:空间集聚模式、绿色崛起模式、产村融合模式、品牌引领模式、数字赋能模式、文化深耕模式、要素激活模式、能人带动模式、片区联动模式、四治融合模式。这十大模式大部分都跟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有关。


浙江的休闲农业发展处于全国领先水平。多年以前,业内就流行一句话:“中国的休闲农业,始于四川,兴于湖南,精于江浙。”可见浙江在休闲农业行业中的分量!


浙江休闲农业的特色,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,那就是精、特、新


精——体现为精致化、精品化。浙江的休闲农业,无论是休闲农业园,还是美丽乡村,还是主题民宿,都有一种精致美。走在乡间小路,随眼望去,绿树成荫,花香四溢,所见皆是景。在田园造景、乡村景观化这方面,浙江确实做得很精致,很有匠心。所以才有“诗画浙江”“浙里田园”这样的说法。在追求景观精致化的同时,浙江注重产品和项目的精品化打造,形成了一批叫得响的区域品牌。譬如一提到精品民宿,我们就会想到莫干山、裸心谷;一提到美丽乡村,我们就会想到鲁家村、余村;等等。


特——体现为特色化、主题化。依托丰富的地形地貌和在地特色资源,浙江形成了大量以特色农业产业为基础的休闲农业经营点。比如杭州市富阳区稻香渔山田园、建德市草莓小镇、象山县定塘镇橘光小镇、平阳县水头镇朝阳山茶园、长兴县东方梅园等,基本上形成了“一县一特”“一村一品”的发展格局。此外,根据资源禀赋和产业特色,每一个区域都形成了不同的发展主题。以丽水市为例,云和县结合梯田农业系统,确定了“云和梯田”的发展主题;松阳县结合茶产业优势,确定了“松阳茶香”的发展主题;青田县结合稻鱼共生系统,确定了“稻鱼共生”的发展主题;缙云县围绕缙云仙都5A级景区,确定了“仙都养心”的发展主题;等等。


新——体现为模式、业态上的创新。浙江的改革开放史,就是一部创新发展史,它的初创精神和创新能力,在全国起到非常强的引领作用。休闲农业也是如此,很多休闲农业的发展模式和发展业态都是浙江人首先“创造”出来的。譬如长兴县水口乡顾渚村的“农家乐集群模式”,依托优越的生态环境集聚了500多家农家乐,年接待游客300万人次以上,成为上海老人的“后花园”和康养旅游圣地。安吉县鲁家村首创的“家庭农场集群模式”,利用4000亩低丘缓坡打造了18个各具特色的家庭农场,每年吸引60万游客,成为国家级田园综合体的标杆。德清下渚湖的“沉浸式体验”模式,以环湖观光带为纽带,串联下渚湖多个村庄,创设全国首个沉浸式治水实践体验馆、引力乐园、深海探险 VR 馆等,打造“中国田园博览会”等节事活动,让人耳目一新。


浙江休闲农业取得今天的成绩,背后是“勇立潮头”的精神和符合市场规律的持续不断的改革与创新。尤其是在“人、地、钱”三个关键问题上,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和突破。


人——解决谁来干、如何干得更好的问题。


为吸引优秀的人才投身乡村振兴,浙江省开启引才返乡工程,实施“两进两回”行动(科技进乡村、资金进乡村、青年回农村、乡贤回农村)。为保障政策落地,浙江省打造回乡入乡创业创新平台,落实税费减免政策、用地政策和社会保障政策,不断优化农村营商环境。随着这项政策深入推进,浙江省40余万年轻人回到乡村,10多万乡贤反哺桑梓,7000多名高学历、高素质、年轻化农创客回归乡里,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,其中包括休闲农业。


同时,为系统提升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,浙江省搭建了覆盖省、市、县、乡(镇)四级培训机制,构建了涵盖经营创意、客源定位、项目运维、实施方式创新等全过程内容培训体系,并建设休闲农业创业导师队伍,推行 “创业+技能”、“创业+产业”培训模式,造就一批具有战略眼光、市场开拓精神、管理创新能力的休闲农业领军人才队伍。这是浙江休闲农业持续发展的根本和源动力。


地——解决地从哪来的问题。


用地难的问题,是发展休闲农业的一大瓶颈。如何在现有土地法律制度框架之下,做好用地供给,盘活乡村资产,考验着当政者的胆识和智慧。


早在2015年,为解决发展生态经济的用地问题,湖州市推出“坡地村镇”试点,将具备开发建设条件的低丘缓坡地块,采用分散划块、点状分布的形式供地,用于旅游观光、绿色产业等建设开发,由此诞生了“点状供地”模式。莫干山裸心谷成为首批“点状供地”的试点,380亩的总占地面积,建设用地仅用了30.45亩,不但大大节省了用地指标,而且使建筑自然地融入了周边环境。自此,“点状供地”模式被各地效仿,并在全国推广。


此外,绍兴全面推进实施“闲置农房激活计划”,建立流转推介交易平台,大力发展乡村旅游、健康养生、文化创意等新产业新业态,唤醒了乡村沉睡的资源;义乌市深化农村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改革,通过村庄改造调节多余的建设用地入市,促进了宅基地价值的增值;德清县有序推进“农地入市”,同权同价,有力推动了乡村民宿的发展。


钱——解决钱从哪来的问题。


发展休闲农业,推进乡村振兴,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。为此,浙江省采取了“组合拳”策略。首先,财政优先保障,力争到2022年省级支持乡村振兴财政投入1000亿元以上,省乡村振兴绩效奖补资金100亿元,省乡村振兴投资基金100亿元;其次,金融重点倾斜,鼓励金融机构创新金融产品,如建设用地使用权、林权、经营权质押等,支持乡村产业经营主体,力争到2022年涉农贷款余额新增1万亿元,农业信贷担保额100亿元;再次,社会积极参与,通过绩效提升奖补,牵动市场“无形之手”,力争到2022年引导工商资本下乡1万亿元。


不光是要“输血”,还要有“造血”能力,乡村经济才能持续发展。因此,在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的基础上,从2020年开始,浙江全面开展村级集体经济巩固提升行动,引导薄弱村增强自我“造血”功能,从山、水、林、田、湖、房、地入手,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,不断充实集体“钱袋子”。 



关键词: